科创板母公司 [香港立法会将监管教材编制 媒体:终于清理"毒教材"]

                                                              时间:2020-01-05 17:30:07 作者:admin 热度:99℃
                                                              提速降费移动措施

                                                              (原标题:热评丨香港终于开始清理“毒教材”了!)

                                                              继清理“黄师”后,香港教育刮骨疗伤再度向前推进。3日,香港立法会教育事务委员会通过立法会议员容海恩的建议,决定成立小组委员会研究香港幼儿园、中小学教材的编制和监管,审视校本政策对教科书编制和监管的影响。

                                                              香港终于开始清理“毒教材”了!

                                                              在持续半年多的“修例风波”中,香港教育暴露出很多问题,而且不少是大问题。部分老师将错误理念教给学生,部分教材把关不严,出现错误引导的内容。尤其是通识课,由于与社会事件紧密联系,落实时却存在漏洞,容易让别有用心者传播及渗透偏颇信息,令部分学生受到“毒害”。随着止暴制乱的推进,随着社会反思的深入,呼吁检视通识教育问题的声音越来越强。

                                                              香港的教材分为两种,一种是教育局审定的由出版社出版的教材,另一种是“校本教材”,这种教材主要是学校老师整理的一些学习资料等。而屡次出现问题的教材,就是后者。在某种程度上,校本教材的重要性超过了出版社出版的教材,因为在香港实际教学状况之下,排第一位的实际上是校本教材,而非出版社教材。

                                                              那为何校本教材会屡次出现问题呢?前香港教育工作者联会主席、将军澳香岛中学校长邓飞认为,问题根源在于教育局对校本教材的规范和监管几乎完全缺位,导致对校本教材的规范上存在巨大漏洞。但邓飞也认为,煽动暴力、鼓励“分离主义”的问题教材的出现,事实上也使此问题暴露出来并引起社会重视,令教育局可以在校本教材的规范上为学校给予更清晰的规范指引,甚至高度介入。

                                                              3日香港立法会教育事务委员会有关教科书编制和监管的讨论进行得很激烈,但最终确实体现了邓飞以及许多正直教育工作者的判断。当天,立法会教育事务委员会讨论议员容海恩的建议,考虑是否成立小组委员会,以研究幼儿园、中小学教材的编制和监管。反对派议员张超雄和许智峰发言阻挠,称该项建议“小题大做”,表示现行评审课本已有一套行之有效的制度,不需要再浪费时间。容海恩当即反驳表示,成立小组的目的并不是针对通识课这项课程,而是要审视所有在通识课中使用的偏颇或失实的教材。她表示,通识教材不送审本身就有很大隐忧,学生在不完全具备辨别能力的情况下,很容易被教师及教材灌输的政治思想影响。因此,对于教师编写的教材必须提前审核,若发现偏颇之处应及时处理,而不是在教材已灌输给学生后才作出投诉。

                                                              △香港立法会议员容海恩

                                                              立法会议员张国钧、蒋丽芸等发言支持容海恩的建议。张国钧表示,经常收到香港家长投诉教材偏颇,但却无机制无平台去审视问题到底有多严重,他强调作为教师可以有自己的思想,但不应该将偏颇激进的政治思想传播给学生。蒋丽芸指出,自“修例风波”至今,被捕人士中,有2000名学生涉及300多所中小学,被捕学生中最小的只有12岁;此外,有100名老师及助教被拘捕。蒋丽芸质问反对派议员,在这样触目惊心的数字面前,难道还认为成立委员会监察教材是小题大做吗?

                                                              最终,建议在17票赞成、11票反对、无人弃权的情况下获得通过。香港立法会教育事务委员会将通过设立小组,监管香港中学、小学、幼儿园的教材编制。香港教育局局长杨润雄也在会上表示,教育局将会要求学校进行专业监察,发现相关问题后,香港教育局再跟进处理。

                                                              从清理“黄师”到清理“毒教材”,香港教育终于开始拨乱反正、正本清源。香港有言论自由,教师可表达政见,也可不认同甚至批评政府施政,但言论不可涉及仇恨、挑衅、歧视,不可有违社会道德价值观。但就是有人利用通识教育“不送审、无标准”的漏洞,制作出称为“教材”的政治宣传品,煽动学生参与“抗争”甚至出现激进、违法行为。“修例风波”中反映出的这些问题,使香港教育界面临着来自社会各界的巨大质疑,难道你们就是通过培养无学、无德、无礼、无义、无国亦无家的暴徒来回报社会吗?

                                                              是时候了!该到香港教育界痛定思痛、革除痼疾的时候了!

                                                              杜硕 本文来源:央视网 责任编辑:杜硕_NB12556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至:12966253@qq.com 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